抖音点赞粉丝推广运营虚拟服务平台 - 亿抖网

抖音粉丝点赞服务
打通抖音运营之路

抖音电商“抖音盒子”登陆

    十二月十六日,抖音电商独立App“抖音盒子”登陆。仅仅一个月前,字节因为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流量红利见顶,抖音停滞不前,头条正处于亏损状态,“抖音盒子”能否成为字节新的广告增长点还有待观察。而其低调上线的产品,则暗含着一种流量增长危机下的“必须要为”的趋势。
 
    假如说抖音最大的优点,就是提供让用户欲罢不能的“内容”,让它忍不住一直刷,一直刷,刷到停不下来。所以,高举“兴趣”大旗的抖音电商,会不会让用户掉入一直购买、一直购买、停不下来的消费陷阱?
 
    增长乏力的字节,把抖音电商看作是快速商业化变现的“跳动”发动机,但是,“兴趣”的驱使,消费者的思想和钱袋都摇摇欲坠,摆在他们面前的“抖音盒子”会是下一个“潘多拉魔盒”吗?
 
    01蚕茧“毒”陷入“奶头乐”的沉迷?
 
    在四月份的时候,抖音电商拥有了区别于内容电商、社交电商的新定位。
 
    从表面上看,抖音电商以“帮助消费者主动发现潜在兴趣”为切入点,通过“帮助商家向有兴趣的消费者推荐商品”形成完美的商业闭环。
 
    内部,“兴趣电商”更像是用利益的名义刺激用户的消费欲望,成为电商新势力争夺话语权的“伪概念”。
 
    于抖音来说,兴趣到底是什么?
 
    据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说法,国内的互联网企业都是利用人民的低级趣味来赚钱,利用中国人爱做生意,喜欢相互说闲话。
 
    并且抖音短视频娱乐、搞笑、励志、毒鸡汤、美女、帅哥等各式各样的内容,总有一款可以和消费者一起分享的“兴趣”短视频,微博中总有一款可以和用户一起分享的“兴趣”短视频,微博中总有一款可以和用户一起分享的内容。
 
    或许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只需刷短视频,以“兴趣”为导向的内容大量涌入,让人不自觉地一刷再刷,很难停止刷短视频,剩下的感觉只剩下空虚、疲倦、迷茫、沉迷、沉迷等,而一旦有了闲暇,再刷一遍又一遍。
 
    正如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所说,人们会逐渐爱上那些使他们失去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根据极光智囊团发布的“2020Q3移动互联网产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Q3期间,移动网民人均每天使用App最多可达5.5个小时,而抖音人平均每天2.41小时。的确,短视频成了网民手机上最“杀戮”的娱乐消遣产品。
 
    当人们渐渐沉迷于这短暂而不间断的片断娱乐中时,在多巴胺的刺激引诱下,人们逐渐适应了“消遣至死”的生活状态,思维与斗志,上进心和创造性变得迟钝。
 
    善良、贪图享乐符合人性,娱乐八卦满足了好奇心,抖音正是抓住了人性弱点的“奶头乐”(Tittytainment),这或许就是“兴趣”。而且长期的“奶头乐”最终将导致阶层固化,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
 
    即便抖音相继推出时间管理工具,“划不走”等产品功能,仍无法改变令人担忧的现实:随着用户数,随着软件使用时间的持续增长,抖音等短视频App以快速满足的形式让用户不必多思而感到简单的快乐,而且往往简单有趣,甚至对低级趣味的事物都有着最长的需求,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荐让用户最终陷入了迷茫之中。
 
    据报道,字节跳动已经打通了底层基础设施,用户数据不仅能提供给今日头条,还能用于其它产品,这是它迅速崛起的关键。「不只是字节,其实每一种算法都尽量让人上瘾,希望使用者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其它的时间都浪费在你的平台上,只要有流量,就有变现的可能。」一位前字节跳动技术人员表示。
 
    有着庞大流量的抖音,靠什么变现?
 
    它的盈利点主要是广告和电商。根据“抖音用户分析向:关于用户总结类内容的偏好”一文显示,使用抖音的人群主要分为两大类:通过展示自我来获取关注的内容发布者;二是通过浏览视频来花费时间获取娱乐的观看者。
 
    摆脱抖音成为了部分用户最后的选择。近几年来,人们对抖音广告的关注越来越多,这也让很多以娱乐为主要诉求的抖音用户不满,毕竟消费并不是他们的主要想法,消费并不是他们的主要想法。
 
    图源/知乎
 
    这样看来,虽然DAU拥有超过6亿条DAU流,但基于内容与商业难以平衡的矛盾,真正能够转化为电商销售的有效流量却不多。但是抖音会甘心为别人导流,坐视其他电商平台将这块“大蛋糕”切去大块?
 
    回答呼之欲出,抖音实质上还是一个内容平台,不管它怎样发展,它都只能成为它生态的一部分。而且独立存在的抖音盒子App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承载字节电商梦的又一产品。
 
    字节不仅可以利用抖音在内容上为抖音盒子赋能导流,还可以给抖音盒子留出施展商业化拳脚的更大空间。
 
    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一个能让人“沉迷”的内容平台,用量身打造的“兴趣”内容侵蚀人的思考能力,再次利用其孵化的电商平台“掏空”人们的钱包,在“沉迷——流量——变现”的商业链下,它的出现,让它成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另一款收割机。
 
    02算法“黑箱”,理性VS野性,虚VS假,平衡VS失序。
 
    就产品方面而言,目前抖音盒“主页”分别设置为“逛街”(其逻辑与之前的抖音商城相似)、“推荐”、五个主要功能:搜索潮流精品、拍摄视频分享、留言。百度贴吧将根据算法推荐短视频或者直播主播,和抖音一致,用户可以在视频上留言、评论、分享。从“我的”入口,抖音盒子将记录用户喜欢的商品或博客,以及浏览记录。
 
    图片来源/零售财经。
 
    作者在登陆抖音盒时发现,若拒绝提供“服务日志信息”(如:点击、浏览、加购、收藏),则无法登录到此软件。网友给出的理由是:“我们的服务依靠抖音的帐号系统,不同意就不能登陆哦。
 
    百度做电商,必然要有与传统电商不同的核心武器。显而易见,抖音想借助字节擅长的算法能力,优化电商业务的用户匹配和商品推荐。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推荐算法在不断增强,人们的判断能力也在下降。
 
    在视觉效果上,抖音盒子和得物App类似,但是回归零售业的本质,“兴趣电商”与“人、货、场”三个要素的匹配程度并不高,甚至相互背离。
 
    一是消费者理性消费和野性消费的观念斗争。
 
    百度搜索框自带“算法”基因,并强化了“电商”属性,这意味着抖音盒可以根据你对短视频的兴趣程度向你推荐适合你的产品。
 
    由于与利益相符,很可能达成交易。其实质是“货找人”模式,平台依靠算法为用户推荐直播间从而拉动消费,而不为用户提供主动消费的入口。
 
    人们寻找商品的逻辑是以真实需求为基础的,而“货找人”往往会暴露出隐私,大数据杀熟,刺激伪需求。
 
    毋庸置疑,“算法”是抖音系统所依赖的“原罪”,这一点再次证明了抖音对用户习惯的强大控制。
 
    在算法“黑盒子”下,一旦短暂的兴趣被软件频繁地放大,并包装成非买不可的必需品,理性消费被野心消费击败,最终遭受厄运的还是自制力不强的消费者。
 
    二是商品系统是平衡还是失序?
 
    短视频向消费者要时间,短视频盒子伸手要钱。但是消费者真正需要的是高质量的生活,高质量的产品,而不是低级趣味、上瘾的内容和产品。
 
    怎样评价抖音盒子的商品影响力,首先要了解一下“抖音商城”(原名:抖音小店)的供应链。
 
    相对于传统的电商平台玩家,抖音的供应链能力明显薄弱,这也导致了抖音在“去淘”之后,GMV大幅缩水,而在抖音平台上出现了GMV的类似现象。
 
    即便市场再次传出抖音与淘宝新一轮年度合作框架的消息,但也难掩其难。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